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八二、疑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刘斌一家人在在家里吃过早饭后就都去公司上班了,刘斌来到自己的那间办公室,想想有好久没有过来了,自己都有些陌生了,坐在大班桌后的老板椅上,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个与自己叔叔和姑姑争斗这份家产的岁月,那个时候要是他们没有暗中做手脚想将公司掏空将自己逼上绝路一无所有,到了这个时候,自己会这么对待他们呢?
    刘斌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答案,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没有后悔药的,哎!或许老天爷给了自己,也给了他们机会,但他们并没有珍惜,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响起了轻柔的敲门声。
    “请进!”刘斌随意的答应一声。
    年轻漂亮的女秘书推开,柔声道:“董事长,孙总监让我将崔先生带过来。”
    “嗯,给他倒杯水,你去忙吧!”刘斌睁开眼睛朝小秘书笑笑说道。
    “好的!”女秘书将崔宁让进房间,她给刘斌和崔宁分别倒了杯水后对刘斌笑笑关门走了出去,她到外面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经过,确认自己没有疏漏后才长出一口气,寨北人想见到刘斌不难,只要在周末到‘普善济世堂’去就很可能见到他,可要能跟他打个照面留下些印象却很难。她来公司有一段时间,可是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老板来公司上班,她对自己的长相是十分自信的,虽说不能和孙哲、钱雪比,可相比起王琳却是不相上下的,她坚信要是自己也有王琳的那些漂亮衣服和高档化妆品,她一定能超越她。
    寨北人对刘斌的评价很复杂,褒贬不一,但只有有钱、非常有钱,医术高超,和好色这三项是被公认的,没有争议的,有钱可以从他掌控着寨北大半企业,一传出刘氏集团总部搬迁的传言后,连县太爷都有些坐不住了,由此就可以看出端倪,而说他医术高超就可以从‘普善济世堂’的门口,不论是刮风下雨还是飞雪漫天,不论什么时候都不会缺少提前几天、十几天来排队求医看病的病人,而说到他好色那可就更加是寨北人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了,几乎所有寨北人都知道刘氏集团的几个年轻漂亮的高层都是刘斌的女人,而且人数还不少,前不久还有一位据说之前是他老师的女人给他生了个儿子呢,且之前就有传言有个老外也给他生了孩子,可谓是好色到了一定地步了,而他这位秘书很显然也有这样的一个想法,毕竟有钱有势的人有几个红颜知己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要是那个亿万富豪只有他家中的那个老婆的话,反而会成为圈子中的一个笑话,似的,是笑话,而不是佳话!
    小秘书走了,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就在这种很怪异很沉默的气氛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崔宁拘谨的坐在沙发上感到有些度日如年,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内心压力,马上就要崩溃的时候,刘斌终于开口说话了,只见他睁开眼睛,两道锐利的目光射了出来,将崔宁吓得一哆嗦,一个大男人差一点儿就哭出来,刘斌却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崔大少,好久不见!”
    “啊?呵呵,刘少,您就别折磨我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崔宁带着哭腔说道,他是真的感觉到怕了,从心底发自肺腑的怕,这种怕是那种在死亡边缘转过一圈之后才会体会到的那种怕。
    “知道怕就还有救,像那种欺男霸女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做了,女人嘛,你有钱有势的,要什么样的女人不是唾手可得,何必用那些下作的手段呢?”刘斌很淡淡的说道。
    “知道,知道,我以后不会了,真的,”崔宁是真的不敢了,正如刘斌说的那样,作为一个有钱有势的青年才俊,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呢?那样十分下作不说还容易得罪大人物,那天不就是这样得罪了刘斌了吗?
    “嗯,那就好,上次让你想的事情想清楚了吗?”刘斌问道。
    “想清楚了,我全听刘少的。”崔宁诚惶诚恳的说道,他可是真的想明白了,那天回家之后他就将自己是怎么得罪刘斌的事情原原本本一点儿都没有隐瞒的和他老子说了一遍,这害死近十几年以来第一次这样和他老子开诚布公的谈话,而这次谈话首先换来的就是他老子的一顿臭骂,语气很严肃,甚至是严厉,差一点儿就要和他这个唯一的儿子断绝父子关系。
    “你父亲知道了?”刘斌问道,他已经从程婷和钱雪那里知道这位崔书记是谁的人了,虽说跟程家和钱家不是一个派系的,但也并没有多少过结,再说自己知道要求他不要给自己找麻烦,至于能否帮到自己那就是无所谓的事情。
    “知道了,他还狠狠的打了我一顿呢,差点儿和我断绝父子关系。”崔宁没有多少夸张的说道。因为只是给了他一巴掌,并没有到打一顿的地步。
    刘斌当然能猜出话中有点水分,这是不可避免的,在一个对自己已经没有上海之心的强者面前将自己受到的处罚说的越重越容易能得到对方的同情。
    “我在五峰市那边还是有些生意的,以后还要多多仰仗崔少的看顾了。”刘斌很客气的说道。
    “刘少您客气了,都是我应该做的!”崔宁到现在其实还是不太明白刘斌到底想要些什么,只是处于对他的恐惧才一直应承着说,因为这样是最不会错的。
    刘斌此时也感觉到崔宁还不是很明白自己心里的意思,但这并妨碍他用这种方法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要崔宁和他身后站着的那位实权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就可以了,愿意关照就照顾一下自己的企业,要是不愿意,但也请不要来找麻烦,大家相安无事最好,否则就要有人出局了。
    崔宁走了,带着复杂的情绪来,又带着更加复杂的情绪回去了,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
    结束了一天的事情,终于到了晚上,一家人吃饭后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天,现在电视还是最主要的娱乐消遣节目。
    正当一家人还沉浸在即将要去美利坚去看望林雨诺和孩子们的喜悦中的时候,刘斌的心突然一阵猛跳,浑身的汗毛孔全部都扎了起来,他知道有高手侵略进了他的绝对领域,而且自己的绝对领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对方,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他大喝一声,道:“什么人?既然来了就不要再偷偷摸摸的了,何不出来见上一面!”
    孙哲、王琳等几个女人立时不在说话,纷纷看向刘斌,她们知道肯定是有人来到了自己家的附近,就在她们还在惊疑的时候,只见刘斌突然间化作一道黑影撞破窗户飞了出去,而直到黑影消失时才传来刘斌的声音。
    “你们就在这里待着,哪里都不要去。”
    屋外,寨北县城的上空,有两道黑影一前一后以几近超音速的速度飞驰着。
    在你追我赶之中两道黑影之间丝毫没有被拉大和缩短的迹象,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从城市追到郊区,又从郊区追到了城镇,前面的那个黑影开始的时候想要凭借速度甩掉后面的黑影,可是随着时间的过去,两人之间的呃距离丝毫没有拉大,所以在确定后面那人的实力和速度并不比他弱之后就已经放弃了这个打算,他又开始想要利用城市中的高楼大厦做障碍躲避开后面那人的追击,可是他的计划在一次失败了,显然身后的那人的实力不但不比他弱,反而还隐隐又超越他的迹象,这让他感到了丝丝的恐惧和难以置信。
    “停下来吧,你逃不掉的,我们光明正大的战一场,如何?”刘斌死死的盯着前面的黑影,他此时也是将自身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这还是他拥有异能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强大的对手,他决心一定要将对方给留下来,他心中隐隐觉得面前的那个黑衣人和不久前袭击茹科夫斯基是一伙的,很有可能就是那帮人的首领。
    “……”前面的黑影只是埋头狂奔,根本就回答刘斌。
    “茹科夫斯基是你们杀的吧?说,你们到底是谁?有什么样的目的?”刘斌在不断的追赶之中发现自己的实力在不断的增长,不像刚才那样只有咬牙坚持才能与前面的黑衣人保持距离了,现在都有些余力可以时不时的刺激对方一下了,虽说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可是总能让前面的那人有些分心,这是肯定。
    “……”前面那人依旧不对刘斌的问话。
    在追了一会儿之后,刘斌再一次祭出了杀手锏,问道:“你们是不是和该隐传承和狼人图腾有关?目的为何?”
    这一次终于有了些反应,前面的那人飞掠的速度明显在听到刘斌问话的时候有那么一丝迟疑,也就扯着前面那人迟疑的空档,刘斌拉近了与对方的距离,他的绝对领域今天第二次的将对方给笼罩其中,可是与第一次一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刘斌的绝对领域居然对是否向那人进攻开始表现出了迟疑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刘斌皱着眉头,越来越强烈的疑云升了起来。
    read3();看小说,630book.cc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